首頁  炎黃論壇  專題研討

許嘉璐與英國漢學家共話道教:現代危機源自不知足

信息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 發布日期:2012-03-21 17:13:03 點擊:

10月24日晚,在湖南衡陽南岳衡山舉辦的國際道教論壇主論壇,一場主題為道教文化與現代文明的東西論道中,分別代表東、西方的全國人大常委...

/
10月24日晚,國際道教論壇開展了首場電視論道。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主席許嘉璐先生與世界宗教與環境保護聯盟秘書長、英國漢學家彭馬田先生為廣大觀眾呈現了一場精彩的“東西論道”。

道可道?

論道自然也是從道開始。道究竟是什么,許嘉璐先生認為這是一個世界級的大問題,至今尚無準確的答案。老子在《道德經》開篇就說:“道可道,非常道。”“道”是需要用心去體悟的,一旦說出來,就已不再是老子心中的那個“道”了。但許嘉璐給出了自己的領會,他認為道是世界的本體,世界的規律、自然與必然,人的規律、自然與必然,這就是道。所謂的道法自然,其中自然的含義不同于我們常說的大自然,而是指本來如此。“道”就是要遵循那個本來就是如此的說不明道不清的東西。
彭馬田先生曾經把《老子》、《莊子》等經典著作翻譯成英文,介紹給西方。他說他在翻譯這些經典的過程中發現了道教的趣味性。那就是道家喜歡講笑話和故事,他們為讀者準備了許多語言游戲,讓讀者看到更多的可能性,從中體會人生。在他看來,“道”就是所有存在的東西,其存在的原因。
中國的《老子》、《莊子》等道家哲學經過翻譯來到西方,但西方人對于這些東方哲學是否能理解呢?彭馬田先生認為,這些道家經典為西方帶去了諸如陰、陽、氣等陌生的詞匯,也帶去了一種不同的想法。西方人習慣把世界簡單地分成好與壞,但東方哲學、老莊道家哲學卻不這樣,而是提供了一種“和而不同”的視角。
在彭馬田先生眼中,中國的道教是迷人的。其迷人之處就在于他用許多精彩的故事闡明了深邃的哲理。比如鐵拐李成仙的故事,鐵拐李原本是個英俊的青年,他想要修道成仙,在修煉時靈魂離開了肉體。按照道教的說法,靈魂離開肉體七天后肉體就會死去,在第六天時,看守軀體的童子因為母親病危,便焚化了軀體離開了。之后,鐵拐李的靈魂回來,找不到自己的軀體,只能隨便找了一個軀體進入。之后,卻發現那是個丑陋、跛腳、駝背的人。靈魂與身體,究竟哪個更重要呢。彭馬田先生認為道教通過這樣的故事給了我們答案。

道法自然

道法自然也是道家與道教重要的思想觀念。這樣一個古老的觀念與我們的現代社會還有所聯系嗎?許嘉璐的答案是肯定的,因為我們的現實生活中存在著太多違背“道法自然”觀念的事情了。從因為整形手術而喪生的花季少女到對自然環境的肆意破壞,違背道法自然的事情層出不窮。許嘉璐認為,隨著近代科學的發展,人們將很多科學強行加在自然的頭上,在不適宜的地方修建水庫,破壞山體,亂建化工廠……自然無言,但是無言者反彈能量是無限大的?,F在,人們應該回歸道,回歸對自然的敬畏,只有這樣才能得到拯救。
身為世界宗教與環境保護聯盟秘書長,彭馬田先生常年致力于將“道法自然”的觀念傳遞給人們。他認為,人們現在已經習慣地認為人就是世界的中心,自然界就像一個免費的超市,自然中的萬物都應該為人來服務。但是這種觀點是錯誤的。彭馬田先生又舉了一個他喜歡的道家故事作為旁證。
《列子》中講了這樣一個故事。田先生前去赴宴,宴會上有諸多美食,他感慨道:“這真是天賜之物,上天把萬物都當作我們的食物。”與會嘉賓都很贊同,唯有一個小孩子反對,他說:“蚊蟲叮咬我們,虎狼吃掉我們,難道上天把我們當作虎狼的食物嗎?”彭先生認為這個故事就是道家思想為我們提供的不同視角,它告訴我們人不能只認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彭馬田認為,每個人都應相信,自然的形成來自于愛的力量,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承認我們不是世界的主宰,人類應該認識到自己的卑微,人應該為自然服務。彭先生認為,應對人與自然的關系問題,每個宗教都應該出一份力,而道教在這方面堪稱先驅。

天人合一

說道人與自然的關系,很多人很容易聯想到中國文化中的一個古老觀念,那就是“天人合一”。許嘉璐先生認為,認識了道,就能感受到人與自然是一體的。一方面,大自然是經過人認識的東西,另一方面,天氣、物產、地質等等都會對人的身體產生影響。
然而人卻總想人為地去改造自然,許嘉璐舉例說,前蘇聯對中東鹽海的開發一度使那里成為世界糧倉,但50年以后,鹽??萁?,鹽塵吹到附近的國家,吸入鹽塵的人患癌癥的幾率增高,還帶來了很多無法確診的怪病。許嘉璐認為,人與天地自然就好像是孩子與父母。當不孝子欺負父母的時候,父母最初是忍讓,但當這個不孝子要毀掉家族生存的根基時,他一定會遭到嚴厲的懲罰。
天人合一是個深奧的理念,但通過對身邊事物的觀察,你又會發現他其實并不深奧。許嘉璐認為這就是道教思想的偉大之處,他是從人們的日常生活中看出深奧的哲理的。
彭馬田認為道教的天人合一理念是在告訴我們人的義務。人的作用就是讓每一件事都趨向平衡。西方思想認為人應該主宰自然,但是道家說人是很重要的,但人應該是天的仆人,人尊敬天,天才會給人回報。當然,人是有很大作用的,但這并不意味著只有人才有作用。
彭馬田先生還談到了對“富有”的定義。如今,人們掠奪自然,積累起財富,但這是真正的富有嗎?彭馬田先生引用《太平經》中的觀點對此進行了駁斥,《太平經》認為一個國家真正的富有,是許多物種都能繁衍生長。而今天人們所謂的富有,不過是對自然留下財富的揮霍。也正因此,世界許多宗教才都發出了共同的聲音,那就是人類走得太遠了。

知足知止

許嘉璐先生認為,道教知足知止的觀念對當今社會尤其重要。人們的不幸福,諸多的社會病,種種人心的危機,其根源就在于人們的不知足。
許嘉璐以孟子三樂為例。儒家先哲孟子認為,父母在兄弟無故、上不愧天下不怍于地,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許先生認為孟子以此為樂,恰恰體現了這位哲人的知足與知止。儒家曾提出食色性也,對物質生活的追求是人的本性,這無可厚非,但人與動物的不同之處就在于其精神上的追求。道教就提倡人們不可以去追求物質欲望,降低物質上的需求,提高精神上的境界。而許嘉璐先生希望道教這樣的理念能夠被推向全世界。


分享到:

浙江体彩20选5号码